新闻资讯

为什么家政服务业人才短缺?
2020-01-11 10:49

在家雇用的保姆突然告别。老人和孩子无人看管。孩子生病了,在医院花了4万多元。对于和平区居民金镇来说,这是一件坏事。


长春家政
 

保姆刘某也很委屈,她多次提出自己的母亲生病也需要照顾,因此不能再在金家做保姆了。她推荐了其他的阿姨,但金某一个也没选上,一直不肯放刘某走。最终,刘某的母亲病情严重,她不得不离开金家、回家照顾母亲,还损失了20天的工资。金某不仅不想支付刘某的工资,还想起诉刘某索赔,最终双方闹到和平区小白楼街派出所。在“公调对接”调解室,双方各让一步,化解了纠纷。

 

这样的事其实并不鲜见。不少工薪族无法分身照顾家中老幼,只得聘用保姆;而一旦阿姨辞工,服务出现断档,就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。鉴于这种现状,在家政市场出现了一种新情况:家政服务员辞工,自己要给雇主家再找一个人来顶替,否则就不能离开,同时还会被扣掉一部分工资;这对保姆和家政公司来说是不公平的,而原因也很现实:保姆很难找,这个行业总是缺人。

 

这份辛苦钱挣得不容易

 

要说保姆的工资也不低,现在月薪普遍都在5000元以上了。住家的保姆,照顾半失能、失能老人的,普遍的收入是月工资6000元、7000元以上。月嫂的月工资更是在1万元以上。市场经济体制下,人们都追逐更高的工资,这份薪酬不算低的工作,为何还是有那么多人不愿意干?

 

提起这份职业,赫阳家政公司的管理员王仲莉深有感触。她所在的家政公司依托人力社保局下属的一家家政培训学校,从毕业的学员中挑选优秀的,输送到有需求的家庭。从2000年左右到现在,她推荐的家政服务员有上千位。她说:“阿姨们太不容易了,这份辛苦钱不好挣。”

 

不久前的一天深夜,一位阿姨电话联系王仲莉,说雇主家突然把她辞了,也不说明理由,就让她立即走人。可是,这位阿姨是宁河区人,这么晚了,到宁河区的公交班车已经停运。她无处可去,只得请求王仲莉帮忙找个住处。

 

王仲莉也非常着急,她对雇主的行为感到愤怒。保姆也有职业尊严,半夜把人赶走让人无处可去,明摆着是刁难人。可是,转念一想,这么多年,遇到这样的雇主还算少吗?

 

这位半夜被赶出门的阿姨,手头也没有钱,不愿去住酒店,只得找便宜甚至不花钱的地方。最终,她找到了一家医院,医院的过道里有不少病人的家属,阿姨带着自己的行李坐在医院的过道内,医院的管理者以为她也是病人家属,就没赶她走。但是,医院管理者不允许她在过道内睡觉,阿姨就只得呆坐了一夜。天亮后,阿姨才离开医院,搭乘公交车回宁河。

 

“你说,这一夜阿姨不能睡觉,一直坐着,得多难受!”王仲莉感慨道。

 

除了被突然辞退令保姆内心非常难受,入职时,保姆也会遭遇来自一些雇主的刁难。以健康证为例,一些雇主除严格查看保姆的健康证外,还提出要检查肝炎等传染类疾病,检查的费用全部由保姆自己承担;如果检查出有健康隐患,不仅不聘用,也不支付其检查费。对一些保姆来说,在还没入职时,就要花笔钱去做各种检查,实在有些负担不起。

 

一位阿姨颇感辛酸,她反问,我们在入职时是否也能要求雇主去做各种身体检查呢?有的阿姨自己入职时是健康的,结果却在雇主家被传染了幽门杆菌和肝炎,最终再也不能从事这个行业了。这又能找谁说理?

 

即便能顺利入职,一些阿姨在雇主家也感觉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,不少保姆还感觉人格受到了侮辱。一位阿姨兢兢业业,把雇主家的孩子照顾得非常好。婴儿已经熟悉了阿姨,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反而有些生分。雇主一抱孩子,孩子就哭,她怀疑阿姨给孩子的饭菜里添加了什么东西,或者施了什么手法,一定要查出阿姨做了什么“手脚”。雇主将孩子的碗筷等各种生活用品送到本市一家化学机构去检测,结果没有查出任何问题。雇主仍心有猜忌,随便找个理由就把这位阿姨给辞退了。

 

“不少阿姨在雇主家被要求吃剩饭剩菜,一刻也不能闲着,从做饭到收拾碗筷,一顿饭需要忙前忙后三个小时。”王仲莉说,“你能想象阿姨躲在厨房角落里吃剩饭剩菜时的局促和不安吗?”

 

一位雇主连续在家政公司聘用了三位保姆,要求是“年轻一些的”。结果按照雇主的要求,介绍了三位尽职勤勉的阿姨,都干不长,而且都是保姆主动提出辞职的。这让王仲莉很纳闷,她找来一位阿姨,想详细了解一下原因,结果阿姨眼含泪花,不愿开口。过了很长时间,阿姨才说,这事难以启齿,男雇主对她有性骚扰的行为,她不愿意再提及此事。此后,家政公司再也不给这位雇主介绍保姆了。

 

取消门槛并没解决供需矛盾

 

记者了解到,本市一家家政培训学校,从1991年起每年培训600多名学员,包括家政服务员、育婴师、护理员等,为社会输送急需的家政人才。28年间,学校已培训了上万名学员。

 

然而,根据对学员的跟踪调查,这些家政服务员很多都已经转行了,能在这个行业做10年以上的非常少。近年来,家政培训学校遇到的新情况也让学校负责人赵建辉措手不及。2015年,为了简政放权,人社部取消了家政服务员的资格认证。当时,大量的城市家庭需要家政服务员,但是家政服务员的供给不足。通过撤销门槛,一些没有证书、但有能力的妇女也能进入这个行业,尽快解决了这个行业的供需矛盾。

 

取消资格认证后的一个月,赵建辉的家政培训班里的学员数量就下降了一半多。以前有证书才能进入这个行业,现在没证书也能进入。很多没有掌握技能的人员也入户当了家政服务员;但过了不久,这些人就被市场淘汰了。市民对家政服务的需求仍在,而且标准并没有降低。从这个角度看,取消证书并没有解决保姆市场的供需问题。

 

为了支持扶贫工作,天津市某机构从西部某省组织来200多位中年妇女,免费在家政学校给她们培训服务技能。一方面,让她们掌握一门谋生的本领;另一方面,天津这座大城市能提供给她们更多的就业机会,她们入职后能增加收入,尽快脱贫。然而,事与愿违,这些西部来的学员,三个月后就走了一半,半年后几乎全都走了,并没有人留在天津做家政服务员。

 

有一年,西青大学城的某本科院校开设了家政专业,赵建辉去那里开办讲座,她也留意这些学生的毕业去向和就业意愿。结果发现,这些学生很多并不想从事与家政“专业对口”的职业,而是期待从事“管理”工作。还有不少学生直接考了教师资格证,转行去做了幼儿老师。

 

还有一所院校开设了老年护理专业,暑期实习时,赵建辉去做实习指导教师。恰逢某地开展居家养老试点,这批60多名学生就做了“接线员”,了解居家老人有哪些需求,再打电话联系服务员、护理员上门服务。即便这样的简单工作,一个月过去,赵建辉发现,这些学生也全部开溜了。

 

政府部门对养老问题非常重视,拨出专项资金支持家政培训,期待这些学员能学有所成,从事家政服务、养老服务,帮助解决居家养老的问题。一些街道为了完成工作,从农村抽调妇女接受培训,这些学员却根本无心学习,多半是为了获得每天固定发放的专项补贴。

 

接受培训不仅不掏钱,还有相关部门拨给补贴,表面上看能激励她们从事家政服务行业,但最终她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学技能,更少有人选择从事这项工作。

 

为了将来孩子不干这份工作

 

赵建辉曾经对自己的学员做过一项调查,“你愿意让你的孩子将来也从事家政服务工作吗?”结果下面的学员清一色地表示“不愿意”。有的学员表示:“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受这个苦。”还有的学员说:“我干这份工作,就是为了孩子将来不干这样的工作。”

 

家政服务行业的社会地位不高,从业人员的职业归属感不强,受社会尊重的程度不够,是众多家政服务员转行的重要原因。虽然工资高,但一些中年妇女宁愿去送外卖,去超市做售货员,做搬运工人,也不愿意做家政服务员。然而,在专业人士眼中,家政服务员是直接服务于人的职业,需要更高的专业性和技能,从这个方面讲,家政服务员应该更受人尊重。

 

赵建辉曾经去英国考察过家政服务行业。在英国,从事家政服务业的不少是大学毕业生,拥有本科以上学历,年轻,有活力。一位称职的家政服务员不仅要掌握烹饪知识,还要拥有医学护理、食品营养、育儿养老等多学科技能。她说:“我们去看英国的家政培训,课程是品尝和鉴赏葡萄酒。”家政服务员的社会地位、受尊重程度,和在高楼大厦里的白领并没有什么区别,有的收入甚至高过那些白领。

 

只有当一个职业获得尊重、从业人员具有职业尊严和归属感之后,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从事这个职业。从这个角度看,当前家政行业的“缺人”现象是有其内在原因的。雇主与家政服务员之间尚没有建立起相互尊重、公平合理的劳动关系,更不要奢谈社会的尊重了。

 

当在市场上花再多的钱都聘用不到合格、称职的家政服务员时,我们就只能放弃工作回归家庭,自己照顾父母和孩子,不少家庭正在经历着这样的困难。对那些上门服务的家政服务员来说,雇主应该多一些尊重和理解,这样她们才能安心工作。从社会层面看,重新确定家政行业的门槛,理清家政培训的职能,让有能力、有意愿的人从事这个行业,为千家万户服务。只有让行业规范化、专业化,才能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,解决“缺人”的问题。

 

市场呼唤“职工式”家政服务员

 

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虽然市面上有不少家政公司,但绝大部分只属于职业介绍所的性质,它们和保姆以及雇主之间并没有强有力的约束关系。不少保姆出了一笔介绍费在家政公司找到雇主后,就再也不和家政公司产生关联,而是自己在市场上经熟人介绍找工作。这种松散式的合作关系,让家政行业的流动性很强。

 

雇主在家政公司找到阿姨之后,也不愿和家政公司再发生关系,以后再找保姆就通过熟人介绍。尤其是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,一些资讯平台开发了家政行业供需查询工具,任何雇主和阿姨都可以用自然人的身份注册、发布信息,家政公司在行业中的作用被弱化。

 

然而,在资讯平台上,由于缺乏审核和必要的监管,一些阿姨随意标注自己的从业年限,虚夸自身的能力,雇主难辨真假,不少人上当受骗。经熟人介绍而不是经家政公司介绍的保姆,也常常因为能力不达标或者因其他问题而产生纠纷。不少雇主和阿姨之间没有正式的协议,双方权责不明,仅以口头形式约定劳动内容和报酬,最终让家政行业越来越呈现散兵游勇化。在这样的合作关系中,双方的权益都无法得到维护,行业的社会地位也没有得到认可,从业人员的职业归属感必然不高。

 

专家预测,将来,大型家政公司将出现在市场。雇主和家政公司签订合同,保姆将成为国内公司的雇员。这样,保姆的职业归属感将得到相应增强,家政行业的社会地位将得到改善,更多的人将进入这一行业。

 

本文标签:家政

 

延伸阅读:长春小晶家政:家政服务人员现状!

 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ccxjjz.com/news/65.html

电 话
联系
服务
短 信